历史文化
您的位置:首页 > 历史文化 >

唐昭成皇后窦希琪生子唐玄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昭成窦皇后

    窦义节在宁州的10年时间中,是大唐朝政发生剧变的时刻。武则天与唐高宗共生下4男2女,唐高宗共有12个子女,后面6个全是武则天所生,武则天独占房帏之宠的情形略见一斑。武则天不甘屈居人下,她要取王皇后而代之。于是在后宫大肆活动,笼络人心,发现与王皇后、萧淑妃关系不好的人,就竭力拉拢,施以小恩小惠,将其安插于王皇后和萧淑妃周围。起初,武则天利用王皇后与萧淑妃的争宠,联合王皇后攻击萧淑妃,使之被废为庶民。接着便矛头指向王皇后。

    大约在永徽五年(654)初,武则天第二胎生下位公主,很讨人喜欢。王皇后也不禁前去看望,逗弄一番,知道皇帝要来就先走了。武则天趁机残忍地掐死亲生女儿,然后轻轻地盖好被子。一会儿,皇帝来看女儿,武则天佯装欢笑,带皇帝来到床前,掀开被子,武则天竟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。

    皇帝见此情景,十分震惊,赶快追查是怎么回事?侍女告诉他,王皇后刚才来过。高宗大怒,武则天又趁机进谗言,使王皇后有口难辩。再加上王皇后久未生育,高宗就此下定废王皇后改立武则天的决心。武则天为了实现自己的包负,竟然超出常理地对亲生女儿下得这般毒手。

    围绕皇后废立问题,,宫中展开了惊心动魄的斗争。王皇后失宠,她的娘舅、中书令柳奭首先被贬流。国舅爷、太尉长孙无忌和宰相褚遂良等顾命元老们迅速形成反对势力,企图阻止武则天入主后宫。高宗深知废立皇后,决非易事,如果得不到外廷大臣,特别是长孙无忌的认可,将很难实现。

    于是,他便和武则天一起来到长孙无忌府第,藉饮宴刺探他的立场。在饮宴期间,高宗先是把无忌的三个儿子拜为朝散大夫,又赐给了大量金银锦帛,接着再吐露打算废立皇后的心意。但长孙无忌只是岔开话题,回避正式的表态。唐高宗和武则天没有达到目的,只得不快地回宫。不久,武则天又指示她的母亲杨氏到无忌处说项,但却遭到无忌的严词拒绝。

    永徽五年(654)九月,唐高宗把长孙无忌、徐懋恭、于志宁、褚遂良等几位宰相召到内殿,讨论皇后废立之事,武则天坐在帘后监视。长孙无忌等拼死谏诤,认为王皇后出身名门,忠厚贤淑,又没有过错,不应轻废;而武则天出身寒微,又曾奉侍过先帝太宗,立为皇后不合礼仪,恐以恶名留世。

    褚遂良见劝谏无效,叩头流血,气恼地提出辞官归田。武则天见状,隔帘骂道:“何不扑杀此僚!”幸而大臣们说情,褚遂良才得以保全性命,不久被贬为潭州(今湖南长沙)都督。

    永徽六年(655年)六月,王皇后与其母柳氏找来巫师,企图用“厌胜”之术,将武则天诅咒而死。事泄之后,唐高宗在大怒之下,不但将柳氏赶出宫中,而且还想把武则天由昭仪升为一品宸妃,由于受到宰相韩瑗和来济的反对,最后不能成事。

 
    不久,中书舍人李义府等人得知唐高宗欲行废皇后而立武则天的消息后,勾结许敬宗、崔义玄、袁公瑜等大臣,向唐高宗接连投递了请求立武则天为后的表章。唐高宗看到有不少人支持,废立之意再次萌生。
    十月十三日,唐高宗再次召集大臣商议皇后废立之事,徐懋恭表示不愿参加意见。他说,皇后废立是皇帝的家务事,再不要为难诸位大臣了吧!徐懋恭身为顾命大臣何以放弃正义、而逃避事关大唐江山的责任?传说徐懋恭通晓天文,认为天命难违,李唐江山至此将为武氏专权时代。
    徐懋恭对废立皇后意见的放弃,无疑是对高宗的支持,众大臣纷纷附和,使高宗终于颁下诏书:以“阴谋下毒”的罪名,将王皇后和萧淑妃废为庶人,并加囚禁,她们的父母、兄弟等也被削爵免官,流放岭南。七天以后,唐高宗再次下诏,将武则天立为皇后。
    十一月初,武则天又派人将正被囚禁的废后王氏和萧淑妃各打一百棍杖,并割去手足,投入酒瓮之中,还气愤不过地说:“让这两个泼妇的骨头醉死酒中。”王、萧二人在酒瓮中哭喊了几天几夜,才气绝身亡。临死以前,萧淑妃大声骂道:“阿武妖精,竟惨毒至此!愿来世转生为猫,阿武为鼠,我要活活将她喉咙咬断。”据说武则天后来在宫中禁止养猫,而且常常夜梦王、萧二人披头散发,在宫中作祟。所以,她在执掌朝政以后,就常住东都洛阳,终身不归长安。
    龙朔三年(663),武则天11岁的亲生长子李弘,在立为太子后,开始接受做皇帝的培训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李弘对朝政及各类问题逐渐有了自己的见解。废太子李忠因受上官仪株连被害,引起李弘的同情,要求父亲收尸安葬,得到应允。此时,武则天正逐步独揽朝政,儿子的成熟使她感到威胁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李弘突然发现囚禁萧淑妃两个女儿的所在,非常同情,请求父亲释放她们。李弘的建议当然不适合母亲的胃口。不久,24岁的太子李弘突然病死,当时和后世都有人认为是武则天毒害。
    李弘死后一个月,立武则天亲生次子雍王李贤为太子。兄弟四人中,李贤天分最高,聪明好学,深得父皇钟爱。高宗一度想逊位于皇后的念头打消后,就全力培养这个儿子,屡次命他监国。李贤处理政务,颇为能干。高宗安排的宰相班子基本上都是李贤的人,反武则天的力量有一定的优势,武则天又一次面临失去权力的危机。
    武则天立即指使人搜罗罪状,告发太子好声色,怀逆谋,兴师动众搜查东宫。调露二年(680)八月,太子李贤被降为庶人,不久被遣往巴州。文明元年(684)二月,在废中宗之后第三天,武则天派人去巴州杀死了李贤。李贤一案牵连了很多人。李贤的一批党羽被杀、被流放,唐宗室子孙有许多受牵连。
    当李贤被遣往巴州后,又立武则天三子李显为太子,改封四子豫王李旦为相王。武则天听说润州刺史窦孝谌之女窦希琪相貌端庄,知书达理,对长辈十分尊敬,以贤淑著称,长于琴棋书画。于是武则天便与高宗商量给儿子李旦娶窦希琦为妾。高宗自然同意,更何况此时的国事、家事都由武则天做主。武则天便命人提亲,说是提亲,即使不愿意谁敢违命,窦孝谌只得应允此事。
    窦希琪的祖母是高祖的女儿襄阳公主,虽说窦氏与李唐皇室不时地亲上加亲,但武则天在夺权中,她的那些宠臣处处挤兑窦氏,就连德高望重的窦德玄左宰相,也遭到羞辱。
    窦希琪到达相王府后,李旦对她十分关心体贴。希琪初纳为孺人,夫妻俩非常恩爱。李旦性格懦弱,胆小怕事。高宗儿女较多,在兄弟间,李旦排行第八。李旦眼见兄长们为了皇太子之位互相争斗,而且母后武则天在其中施展她母亲和皇后的权威,李旦并不想搅在其中。所以,李旦一心与希琪及其它嫔妃嬉戏度日。希琪与相王李旦有共同嗜好,就是读书写字,李旦长于书法,希琪长于绘画。他们对宫中发生的事情,尽量回避,过得也算如意。
    嗣圣元年(684),武则天命22岁的李旦取代他的哥哥中宗李显,被扶上皇位。哥哥李显的遭遇,母后的专横,使一向懦弱的李旦不寒而栗。李旦即位后,名为睿宗皇帝,其实与他的哥哥李显一样,只是母后的傀儡而已。母后为他下诏,改年号为文明。长子李成器被立为皇太子,“母以子贵”所以皇太子的母亲刘氏被封为皇后。窦希琪尽管与李旦感情很好,而且志趣相投,因其无子,所以被封为德妃。随后李旦被赶下皇帝宝座,与刘皇后、窦德妃及宫女太监一起被软禁在皇宫,所有国事都由母后裁决。武则天总揽朝中大权,并且为她登基称帝做准备。
    李旦对皇帝并没有兴趣,只想做一个清净无为的人。触目惊心的宫廷斗争,使他对皇帝的至尊地位望而生畏。所以他与刘皇后、窦德妃在一起并不感到寂寞和痛苦。李旦和希琪一起读书、写字、绘画,而且李旦又迷恋上文字训诂,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这方面。李旦的草书、隶书甚至可以和当时的名家相比。
    窦皇后为睿宗李旦生了二女,李旦称帝后封为金仙公主和玉真公主。垂拱元年(685),也就是李旦登基称帝的第二年,窦皇后又为李旦生了一子,取名李隆基,就是后来的唐玄宗。
    据史书记载,李隆基小的时候,素有大志,在宫中常以“阿瞒”自诩,并不为武氏家族看得起。李隆基出世之时,父亲李旦是傀儡皇帝,等待母亲窦希琪的将是一场难逃的厄运。武氏家族的力量大大强于李氏王室。所以,幼小的李隆基,并没有引起武氏家族的重视。
    公元690年,武则天改唐为周,自称圣神皇帝,将李旦降为皇嗣,赐姓武氏,迁居东宫,李旦结束了6年傀儡皇帝的生涯。在中国古代,后妃执政并不是罕事,从秦国宣太后至清室慈安、慈禧两太后都是怀抱幼主,于帘内执掌朝政;或借皇帝之位,在枕上左右政局。然而尽管她们大权在握,但都不曾放弃手中的傀儡,只有武则天是一个例外,堂而皇之地揭开帘子走上政治舞台,做起了中国历史上载入史册的女皇。
    武氏家族的力量随着武则天的称帝日渐强大,李唐王室家族被罩上一层阴影。武则天称帝后,将她的侄子武承嗣封为魏王,堂侄武懿宗等均封郡王。李氏家族被处死的人几乎数不清,最著名的有汝南王李玮、汉王李素节及子李璟,南安郡王李颖近50余人。
    武承嗣被封为魏王仍不满足,他一心想除去皇嗣李旦,自己做皇太子,以便继承姑母武则天的皇位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武承嗣四处活动,请求武则天废掉儿子李旦,立武承嗣为太子,不料反接到制敕,把他的左相重任废掉。武承嗣不知何因,便探问武氏左右,才知是侍郎李昭德所为。原来性格刚毅的李昭德颇得武则天信任,经常和武则天一起商议国政。武则天对立太子之事也拿不定主意,征求李昭德的意见,昭德说:“魏王承嗣,权势太重,应加制裁才是。”
    武则天说:“承嗣乃朕的侄儿,为何不能委以重任?”昭德又道:“姑侄虽亲,终究不及父子,子尚有弑父,况姑侄?今承嗣位居亲王,又兼左相,恐陛下未必久居天位。”武则天一听确实如此,方才悟到立子和立侄的利害关系,于是不再理会武承嗣的请求。武承嗣对此敢怒不敢言,怏怏失望。
    武承嗣绝望之中,又想再挣扎一次。长寿二年(693),武承嗣想阴谋加害李旦,他暗地唆使武则天宠婢团儿,诬告李旦的皇后刘氏、德妃窦希琪每夜对天诅咒女皇,欲让李旦重新复位。武则天听后信以为真,立即下诏将刘氏和窦希琪召至后宫,凌迟处死,并且尸首都无着落。可怜的李旦一句不敢多言,只能背地流泪。
    随后武则天又下诏,禁止公卿百官晋见李旦,尚方监裴匪躬及内常侍范去仙私谒李旦,有人告知武则天,二人均被斩首。武承嗣又进一步诬告李旦有谋反之心。武则天命来俊臣把李旦的使役都抓到大堂,备齐刑具审讯。起初,全都齐跪堂前,替李旦喊冤,怎奈刑杖交加,血肉横飞,来俊臣再三胁迫,众人无奈,准备招供,突有一乐工闯入,高喊:“皇嗣未尝谋反,奈何硬说他反。我愿剖心出示,替皇嗣表明真迹。”说完,取刀剖腹。
    顿时,鲜血直喷,五脏皆见,昏死过去。此事传到武则天处,武则天忙唤御医治疗。武则天被其感动,说:“我有子不能自明,累汝至此,真乃忠臣啊!”遂令其养伤。并传谕,将李旦左右释放。武承嗣加害李旦的企图再次失败。
    李旦虽保全了性命,但刘氏、窦希琪及一些忠臣却含冤死去。这时候的武则天明明白白的知道是自己侄子武承嗣诬陷李旦与后妃,知道窦希琪之死属于冤案,但仍然下诏将窦希琪的父亲窦孝谌贬为罗州(今福建福州市)司马。要将窦希琪的母亲庞氏判处死刑,侍御史郑有功上表武则天此事纯属冤案,终被定为无罪。但仍然将庞氏与三个儿子希瑊、希球、希泄流放岭南。窦孝谌名为贬职实为流放。孝谌公痛失爱女,忧痛成疾。延载元年(694)卒于罗州。
    武则天对昭成窦皇后家人的处置,谁都能看得出她是对维护李唐皇室的窦氏家族的报复。太宗贞观时代的封建民主氛围已荡然无存,对于堂妹窦希琪的惨死,虢州刺史任上的窦义节听到各种各样的传闻,武则天利用酷吏制造无谓的冤案,各种祸患都有可能随时降落在窦氏家族,所以他决意隐退。

admin
2020-08-28